治療不快樂人生的3個慢性處方籤

我認識一位朋友,他是個有能力的人,但如果你跟他熟一點,你會發現他眼裡的世界好黑暗、好哀傷。

工作上,他說發生過幾次自己的idea被別人偷走、盜用。所以他不願意主動提案、主動爭取機會。
感情中,他曾經被欺騙過幾次,所以他最討厭不努力、說謊的女人。他的擇偶條件之一是「誠信正直」,我調侃他莫非以尋找商業夥伴的高規格在尋找真愛?
「這我知道」、「沒有用的」、「這組織裡的人都這樣」。
這些,是他經常掛在嘴邊的口頭禪。
他眼裡看出去的世界,每個人都有盤算,被賞識的人是因為狗腿,他沒有被尊重,老闆的腦子都有巨大的洞….
有次我開玩笑的問他,『欸,你以前是受過什麼樣的對待啊?怎麼這麼腹黑?』
當別人認為他需要多一點正能量來翻轉憂鬱的世界觀時,我倒是認真地對他說:『你知道嗎,我覺得你需要一位好女孩兒。』
只有愛,能治療憤世嫉俗,我一直都是這麼相信著。
////
亞馬遜老闆貝佐斯最常被人引用的一句話是,Kindness is a choice。
貝佐斯說,善良是種選擇。而我認為,被善待過的人,才知道如何善待別人。如果經常被錯誤對待的人,被打壓、霸凌、無力慣了,根本無法想像什麼叫「正面」與「善良」。
我們只能用我們知道的方式,去回應世界。
有一次我在大賣場,拿著手提籃,在狹窄的走道不小心和一位國中生擦撞。雖然只是輕微的碰撞,但前一刻還在跟爸媽聊著自己一頭美髮的屁孩,突然翻了個白眼,撇嘴嘖了一句:「大屁股」!
這一聲「大屁股」讓我心頭一震。我的屁股真的很大嗎?!
但更讓我驚訝的是,這屁孩對於碰撞這種小事、近乎防衛性的反應。
但另外一次的經驗,就大不相同了。
我在下班尖峰時間的捷運車廂上,因為一時腳軟,不小心踩到了隔壁一位年輕女孩的腳,我匆忙的道歉,沒想到這位年輕女孩卻對我微笑了一笑,說了一句「沒事的」。
沒有白眼,只有一句溫和的「沒事的」。當下我覺得這年輕女孩真的是小天使,人美心好!我可以想像,她的世界裡也會很很多碰撞跟鳥事,也許周遭的人通常給她良善的回應,所以她也選擇良善回應,瑣事演變成阿雜大事的機率,應該很少,人生如此循環下去,好事永遠多過鳥事。
相反的,罵我大屁股的屁孩,未來人生還會有很多的碰撞跟咒罵,她會覺得這世界上有很多針對她、不長眼的人,儘管這些人不是故意的,儘管人生的定律是Shit Happens,但如果無法笑看,每一次的疙瘩、碰撞、意外在屁孩的眼裡都會變成讓人不舒心的際遇。然後她會持續咒罵、靠邀、憤恨不平….
就像我那朋友一樣。因為曾經被錯誤對待,沒有過被善待的經驗,因此無法相信這世界其實沒有那麼糟糕。而這樣的相信,又讓他被捲進命運的齒輪,重複著一樣的循環:
這世界上的人都很糟糕、我沒被看重、別人都想利用我…
////

回想起來,我也曾經有過一段時間是比較腹黑。
憤世嫉俗並沒有標準的症狀,但整體來說就是一種「自己不開心」、「看別人也不爽」的莫名境界。
而有一天,我發現我似乎已經脫離這樣的境界。這改變並不是一夕間的,而是某一天我意識到,我好像變得比較「不容易被冒犯」、「開始不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不怕受傷跟失望」。更快樂、更自信、感覺考試都要100分了!
至於,究竟是什麼促成我的改變呢?

我不負責任的推敲,包括以下幾點:

#1 遠離愛靠夭跟抱怨的朋友

#2 認識新朋友,了解非同溫層的想法

#3 多跟善良、優秀的人交流,從他們身上學到新的氣度

#4 多跟別人聊聊失敗跟挫折,不排斥挑戰新的任務

#5 盡量和正面的工作夥伴在一起,同時善待別人
把自己放在對的環境、靠近正面有自信的人,也讓自己多跟人家說「沒事的」,這大概就是治療不快樂人生的慢性處方籤了。

(歡迎社群分享。但全文轉載請來信詢問,禁止修改上述內文,禁止商業使用,並且必須註明來自Afra’s Word House 文案人的寫作日常,及附上原文連結:治療不快樂人生的3個慢性處方籤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