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寫感恩日記了,來寫道歉信替自己進行心靈果酸換膚

許多人倡導寫感恩日記(gratitude journal),據說如果你夠感恩,老天爺會對你更好。最近我發現,寫道歉信也是一種心靈果酸換膚的方式。道歉,並不是因為你真的做了甚麼傷天害理的事,而是有那麼一件事、那麼一個人,卡在你的心頭,而你選擇好好面對這件事或這個人,把話說清楚。道歉,其實是挺有力量的一件事。

前陣子,我收到朋友D的sorry letter。

我已經不記得他消失多久了,也許一年?一年多?

我只記得最後一次我跟他碰面時,是因為他說為了要精進工作上的商務溝通能力,想請我當他的小老師。我們一邊喝咖啡,一邊討論課程的安排。

「那就等你出差回國後,我們再安排第一次上課時間囉~」離開咖啡廳時,我揮揮手跟他這樣說。

然後,接下來就石沉大海了。我再也沒聽到D的消息。我也沒寫信問他怎麼啦。大概是因為我知道,當一個人斷訊,暫時沒回應、沒行動,就表示這人心中還沒做好決定,而不管那個卡住他的糾結或困擾是什麼,那個問題都不屬於我,我也無從介入。

這件事情過不久後就淡出了我的腦袋瓜兒。

直到前陣子,D的信躺在我的信箱裡,說明他消失的原因。原來他出差回國後,工作發生了巨大變化,他焦頭爛額,沒有任何心力去安排其他事情,所以跟我的約定只能丟在一旁。

我很開心收到這封信,一來他還記得這件事,二來知道他也許已經走過了那最困頓的低潮時刻。

D的信也提醒我,我有我的道歉信該寫。

年初,我的好朋友M邀請我跟她一起寫一本書,身為心智圖教學領域的專家,M已經是資深作家,面對她的邀請我一來惶恐,惶恐平日我在網路上用文字打嘴砲還可以,要認認真真生出一本書,不行不行,俺做不到啊(京劇甩頭)。

但人家不是說,不挑戰自己一下,怎麼知道自己可以走多遠?「上進病」使然,我硬著頭皮接下了挑戰。M也鞭策著我將大綱寫出來,最後要我試寫一篇文章,要送出版社審核,沒問題就要簽約。

接著,文章就卡在我這邊了。我寫了草稿,覺得唉呀呀,這夠好嗎?我真的有辦法生出一本書嗎?

每一天過去,我都提醒自己要打開word檔開始寫稿子,但每一天我都在逃避。我糾結著是不是要直接跟M說,對不起,我不應該答應你的。還是,我應該再努力一下,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礙,也許下個週末就寫出來了?

就這樣一天拖過一天,沒寫稿子並沒有減輕我的loading。相反的,心頭對M的愧疚感與日俱增,但我卻遲遲無法寫一封信,跟她說明我的歉意,還有我的困境。

我的確個不折不扣、失約的王八蛋,而我無法面對讓人失望這件事(或更確切的說,我不想讓自己失望),只好繼續勉強自己,每天在心裡和那個愧疚的大石塊奮戰。

直到我收到D的道歉信,我突然覺得釋懷。於是我也給M寫了一封信,告訴她我好抱歉,稿子還生不出來。

我以為M會數落我,沒想到她竟然只是說:「文章慢慢孵啊,畢竟我也常常敷很久,沒有資格要求你寫快一點啊~」

就是這樣一句短短、卻充滿溫暖同理的回覆,釋放了我。我在想,如果我能早一點承認「對,我現在焦頭爛額,我還沒有心理準備立刻寫一本書」,並且讓M知道我的情況,她一定也能理解,而我也不用背著心頭的大石頭這麼久,這麼累。

說來也奇怪,「慢慢孵吧」這句話,好像融化了我心頭面對責任和約定的緊繃感,彷彿這是一個肯定和允許,允許我可以不用勉強自己,只要照自己的節奏去生出文章就好。

我只是寫了一封道歉信,卻看見了朋友對我的包容和溫暖,也看見了自己習慣勉強自己的習性。

I’m sorry,對我的朋友M,以及對那個總是被我勉強的自己。

(歡迎社群分享。但全文轉載請來信詢問,禁止修改上述內文,禁止商業使用,並且必須註明來自Afra’s Word House 文案人的寫作日常,及附上原文連結:別寫感恩日記了,來寫道歉信替自己進行心靈果酸換膚)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