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斯伯格症的辦公室求生術

同事S幾年前被診斷出有亞斯伯格症,雖然那時她已經超過30歲,在別人眼中已經當了好幾年聰明但討人厭的怪咖。當精神科醫師告知她診斷結果時,她整個人豁然開朗,宛如眼前就是黑暗隧道的終點,希望的光灑滿她的身上。

以前她覺得別人怎麼這麼怪,簡單有邏輯的事怎麼會不懂?為什麼要把事情搞得這麼複雜?

知道自己有亞斯伯格症後,S定期和精神科醫生進行社交技能大改造訓練,她終於知道,在非亞斯伯格症的世界,潛規則和弦外之音這兩件事,就像失敗的微整形和惱人的口臭一樣,你看得見聞得到,但不能明說。

S在外商金融圈打滾過,那裡的世界分工精細、階級分明,大螺絲釘和小螺絲釘經常性互看不順眼。潛規則和弦外之音更是密密麻麻,以隱形電網的姿態,密布每個辦公室隔間之間,一不小心,就會誤觸電網,輕則灼傷,重則奄奄一息。

S還記得,她當祕書的第一天,問了隔壁同事文具放哪兒啊?

穿著一身俐落套裝,看起來就是金融界菁英的老秘同事,抬起冷漠的眼皮斜睨S一眼說:

「文具不歸我管。」

S聳聳肩,最後靠自己找到了文具,她沒有把太多時間花在自怨自艾,感嘆人情冷暖。只是偶爾在家跟媽媽聊天時,會不經意提到這些螺絲釘同事。

S的媽媽年輕時跟傅培梅學過作菜,燒了一手驚人好菜。每天S都是拎著媽媽地的愛心便當上班。有天早上她準備上班時,媽媽將幾個大型保鮮盒塞給她,裡頭有洗淨切好的黃澄澄木瓜、紅通通火龍果。媽媽跟S說,這水果是要請她同事吃的。

幹嘛請她們啊?S翻了個白眼,但媽媽的心意總不能隨便敷衍,所以她真的把那幾個保鮮盒帶到辦公室,將甜蜜蜜的水果分送給同事吃。

那是第一次的甜頭。

之後每個一陣子,好手藝的媽媽就會三不五時張羅一些水果、好吃的菜,要S帶給同事吃。

不知不覺,那密密麻麻的隱形電網,電力變弱了。

原本總是晚娘臉的老秘,開始給S好臉色看。要文具、要文件,要東要西,也開始要得到了。S家樓下剛好是東區熱門早餐店福旺號,有次她突發奇想,問大家需不需要團購福旺號早餐,她可以坐計程車帶早餐來,同事開心地花枝亂顫,興奮地研究起貴鬆鬆的菜單,隔天在一片溫馨友好的氣氛下,大夥吃完早餐,嘻嘻哈哈。

那一刻,潛規則和弦外之音的電網發出微弱地嘶嘶聲響,S在這祥和的氣氛中恍然大悟。

原來拿人手短,吃人嘴軟是真的。

媽媽的美食外交,目的是要幫S拆除人際地雷,讓她在辦公室可以要文具有文具,要尊嚴有尊嚴,就是不要要到白眼。辦公室生存這件事,S竟然是在樂扣樂扣保鮮盒裡悟道。

-End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