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小事

沒用的外文系,教會我同理的語彙

19歲,人生經驗單薄的我,透過文學作品裡精練的文字,實際去「感同身受」,去貼近我沒有實際經驗可參照的人性。記憶所及,那大概是我求學階段,第一堂正式的「同理心」訓練。唸文學的樂趣,就是貼近人性、感受人生,這是前和技術做不到的,也是文科很有用的原因。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