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發的寫作日常

我的故事

我是網站的主人、Afra,也是朋友口中的「阿發」,資深國際新聞記者與口譯員,現為美商壽險公司的行銷專案副理,是組織內的內容製作人和影音編導,擅長議題企劃,主持和設計工作坊。阿發的職涯橫跨翻譯、新聞、業務、教學和行銷五大領域(奧運五環的概念)。

寫作是阿發的心頭好。人生感覺最欣慰的成就之一,就是阿發的偶像、國民占星大師曾經路過阿發的粉絲頁,並且按讚和分享(跪地膜拜國師)。寫作對我來說,就是和自己交朋友(認識自己),也和世界交朋友(培養觀點)的工具。

阿發的寫作日常

有粉絲曾經回饋我,說我的文字很有畫面感,聽起來很像一個人對著你說話,就算寫長文也讓人看得下去。

究竟這是怎麼做到的? 我認為,這完全跟我過去的跨領域經歷有關。

阿發的寫作日常回顧過往15年的職涯,從新聞到業務到行銷工作,我認為我的本質就是「翻譯」。把艱澀難懂的商品白話文變成「有亮點」&「有重點」的內容說給客戶聽,而且要用客戶在乎的切入點和語言,說給他們聽。這是我工作的日常一大部分。

 

內容企劃和文案寫作的養分來源

說到翻譯,研究所時期,我在有口譯界哈佛美譽的Monterey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攻讀會議口譯(Conference Interpretation)碩士。許多聯合國口譯員都是這間學校培育出來的(抱娃輕晃慈愛貌)

畢業後,我的同學們不是留在美國當地進入翻譯公司上班,就是回到台灣金融業當翻譯。我覺得只當翻譯很無聊吶,因為我從小就喜歡寫作,小時候有個夢想是進入新聞業工作,所以回台灣後,我就進入了電視台的國際新聞部擔任外電編譯的工作。

我當了8年的外電編譯,進國際中心時,我是全中心最年輕的,同事們都叫我「阿妹仔」。離開電視台的時候,辦公室已經有其他人擔任「阿妹仔」的角色。

好,我離題了。在電視台,我的工作就是把嚴肅和硬梆梆的國際新聞,變成好懂的,讓人想繼續看下去的內容。畢竟每則電視新聞大概就是1分鐘的篇幅,是不可能包山包海的。如果一個新聞主題太大,就得靠內容企劃的能力,把大題目拆分成系列性的小題目來寫。

雖然說,外電新聞編譯不太能偏食,不能召集人要你寫科技新聞,你舉起手嚴肅地對主管說「請容我拒絕你,我的專長在生活娛樂稿,我不碰科技的!」但在電視台工作的那幾年,我的召集人(負責派稿盯稿改稿的那個苦主)很快地就發現,把財經稿交給阿發,阿發會寫得很開心,把體育稿交給阿發,阿發會寫一整天都還寫不出來。

新聞工作之餘,阿發還去參加了國際演講會社團(Toastmasters)。一開始我只是想要有個環境可以持續地說英文,後來意外發現我很喜歡公眾演說,也發現自己非常擅長寫演講稿、寫故事。有人說,當你意外踏進一個領域,你投入地夠深,你就會找成就感,有了成就感又會增加熱情,又了熱情又會讓你把事情做的更好!

這就是我對於public speaking、撰寫講稿的熱情。在Toastmasters走跳那幾年,成為進階會員後,我開始受邀成為訓練講師和演講比賽裁判,提供英文演講教育訓練。我自己也在2013年拿到了英文即席演講全國冠軍,打敗英文母語的參賽者,解鎖人生一個小成就(撥劉海)。

用文字和世界發生關係

離開新聞台以後,我進入了金融圈,從事行銷領域的工作。

有人說,沒有用不到的經驗,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過往我透過扎實的口譯訓練,8年的新聞工作經驗,演講協會Toastmasters的公眾演說經驗,通通成為我的養份。

我工作的主軸是做社群溝通內容的策略規劃,還包括透過影片做溝通、做教學,影片腳本的設計也跟文字腳本有關。到底要說些什麼內容,才能和目標族群交心,讓對方聽得下去,這一直是是我工作中的一部分。

我也因為自己的好奇,去學習了催眠和NLP,取得美國NGH諮商催眠師的資格。我也將催眠語言融合進我的行銷工作,以及寫作教學。

經營afrawords.com的動機

一開始成立部落格,只是想練習透過持續的寫作,鍛鍊思考力,也鼓勵自己發聲和培養觀點。

我曾經撰寫過一篇文章「既然是專業,就沒有舉手之勞這回事」,當年這篇文章放在Mr. 6平台上,短短一兩天就超過十萬人點閱,讓我意識到文字的威力。寫作是可以傳遞觀點,是可以替人發聲的。

近年來,除了文字作品,我也希望透過這個網站和你分享我在行銷內容企劃和文案教學工作上的看法。我會在這裡陸續拆解我的作品範例和你交流。

如果你對於輕鬆一點的文字有興趣,你也可以追蹤我的粉絲頁,並且訂閱我的電子報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