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歲還沒當上主管,是中年危機還是職涯危機?

中年危機

「很多公司裡有很多蜉蝣生物,這些人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企圖心!」

40歲的中年危機,包括40歲沒存款,40歲還單身,以及40歲還沒當上主管職。

一位職場前輩,閒聊時提到他的職場觀察。他認為組織裡經常藏汙納垢,藏著表面資深,實為冗員的一群人。這群人普遍沒有企圖心。

阿發聽了前輩的話,毛髮一豎,戰戰兢兢,半開玩笑地說,天啊,我也是個沒有企圖心的人,我40歲了,我不是個協理,也不是副總,我完全沒有往上爬的企圖心,我就是你口中的蜉蝣生物啊。

#我想前輩要說的是進取心

#但請容我拿企圖心做文章

中年危機,搞懂為什麼你還沒當上主管

我不知道你們怎麼定義企圖心。我在職場中看過很多「很有企圖心」的人。他們的目標是有一天能夠當上資深經理、協理、副總。這些人的工作能力,並不總是能配上他們的野心

但,沒有工作能力,有什麼關係呢?嘴皮功夫總是可以有效彌補工作能力的殘缺。這群很有企圖心的人,凡事對老闆說Yes,一轉身就對同事說Not My Business。

這群人也許知道自己腦子不夠好,但那有什麼關係呢?策略規劃、美美的簡報就讓廠商來,要捲起袖子苦幹實幹的事務,乾脆就以跨部門的名義發起一個委員會,然後把任務鉅細靡遺切割成細瑣項目,「外包」給所有成員。這樣的好處是,萬一事情成了,那功勞自己絕對有一份。萬一事情砸了,那問題絕對是所有人要共同分攤。

有企圖心的人永遠知道,攀爬企業階梯跟攀岩不一樣。攀岩要靠自己的體力,但在爬上資深經理山、協理山或副總山的路上,比真實能力更重要的,絕對是看懂老闆,搞清楚遊戲規則,在真正要緊的事情上刷存在感。

當你愈有企圖心,愈得經常替自己的腦子更換晶片。想要往上爬,你就不該問如何把事情做對做好這種天真的問題。你該問自己如何搶到對的時機還有攬到對的任務

換句話說,在攀爬企業階梯、展現企圖心的這條路上,你不需要在意自己的真實體能,你只需要搞清楚絕對的捷徑,這樣在未來搶功勞、刷存在感或推卸責任時,就可以達到最高效能。

屏東萬巒朱小姐,我聽到你舉手發問了。你說,阿發,萬一我沒有想往上爬,我是否註定一世人撿角?我是否註定永遠被人看不起?我難道不能當個沒有企圖心,但有用的人嗎?

這也是職場前輩這席隨口閒聊給我的反思。特別是進入40歲,人生中場,中年危機感意味著我們必須更誠實地面對自己,決定要不要去配合社會的既定遊戲規則,繼續玩下去。

中年危機反思職場:企圖心被高估,責任感被低估

我在想,這個社會給我們挺多的制約跟教化,我們碰到新朋友總是會問,啊你是在做什麼的?工作,就是我們的自我認同,職銜,就是自尊的外在展現。在社群上,你可以哭邀自己加班多累多辛苦公司又派你去哪出差去哪參加大會,最近名片跟信用卡一樣又被升等。

但你如果你只是在社群上寫著,-我對同事、長官、實習生講話的態度都一樣,-我不認同老闆的決定,但我還是盡力完成了任務,-我今天花了10分鐘幫隔壁部門的同事想解決方法。這些聽起來,只是在述說著你有內在美,你有責任感,但你聽起來,依然沒有企圖心,依然容易被誤會是個魯蛇。

曾經有個同事跟我說,如果有人調侃她沒有企圖心,她總是雙手一攤地說,對啊,我沒有企圖心,但我有責任感。她做事總是俐落,總是能突破框架想事情,又樂於給同事積極有建設性的回饋。但她不願意為了讓主管開心,凡事說yes, ok, no problem,該下班就下班,乾拒絕就拒絕。她不去演討好的戲碼,但該做好做滿的任務,她總是盡力完成。

如果你是我老闆,不小心讀到這裡以為阿發看輕企圖心這件事,果然是個扶不起的阿斗,正打算把阿發從明年要晉升副總的名單上拿下來,我請你等一下(死抱老闆大腿貌)…

我並不看輕企圖心。我認為每個人都會有企圖心,企圖心代表著我們對生命還有憧憬,還有渴望。只是每個人企圖在生命中的不同領域盛開。但如果我們經常不小心跟著社會的集體意識,給了職銜所代表的傳統企圖心加權分數。我們看重那些汲汲營營往上爬,身上有著光鮮亮麗職銜或一天到晚拿獎的Top Sales。我們把企圖心,看得比責任感還要重要。我們歌功頌德那些努力經營外在頭銜的人,但我們忽略了平日把事情做好,善待他人的這群普通人。也因為這樣的集體意識,放眼望去,職場上充斥了一堆企圖心100分,能力20分的無能主管。

怪誰呢?要怪,就怪那些有責任感卻沒有企圖心的蜉蝣生物好了!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