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日當好人,不如過年包個大紅包

過年包紅包

Last Updated on 2021-03-27 by Afra (阿發)

「我每年包出去的紅包,大概有十萬吧!」

封關前,我拿了一些可愛的紅包袋發送給大家,其中一位男同事拿下紅包袋後,悠悠地說,過年就是破財的時候,包給爸媽的紅包不能少,身邊麻吉兄弟的孩子一上門,左一聲甜膩的「叔叔」,右一聲更高段的「哥哥」,稚嫩童音宛如戲院360度環繞杜比音效,就算內心翻再多白眼,男同事也只能善盡社會責任,扮演一個理想大人,帶著和藹的笑容,摸摸娃兒的頭,掏出口袋裡早已準備好的小紅包。散財攻防遊戲第一回合,game over。

旁邊另一位同事聽了後,也跳出來說,身邊有友人,每逢過年就包給爸媽30萬元的大紅包。一來這位友人薪資高,30萬撒出去其實就是水桶裡的一小瓢水而已。另外,這位友人因為住在爸媽家,少了房租支出,用30萬現金感念爸媽給地方住,心念往感恩的方向去,這30萬已經不是單純的紅包,而是中國傳統孝道文化的具體延展,絕對不只是單純的一包錢。

過年包紅包,包多少是門藝術

讀到這裡,你大概已經有點領悟,想要落實倫理和孝道這類相當抽象的高大尚情懷,用新台幣是最有效,也最具體的。

就如同人世間沒有公平這件事,你給出的金錢,和你平日做人的品質,是無法用同一個度量單位進行等比換算的。

假設,你是個溫良恭儉讓的好人,平日花不少時間陪伴長輩,對手足情義相挺,對晚輩呵護有加,但你的收入並不多。除夕時,你只能拿出3,600的紅包給長輩,還有零星200元的小紅包給晚輩們。

而你那些在外地工作、事業有成的手足們,過年返鄉撒錢,給長輩的紅包一出手就是好幾萬,給晚輩的紅包也是千元鈔起跳,你會注意到當大家領到你微薄的紅包時,會擠出顧全人情事故的禮貌微笑,但收到你手足們的大紅包時,大夥臉上綻開的喜悅光暈,比春聯的紅還要紅,比團圓餐桌上的那盅雞湯還要暖。

天公伯不會在這時候跳出來,拿出計算機,當著大家的面精算你一年365天做過的善行好事,如果換算成等值紅包,會是多大的一包錢。

紅包讓人了悟,這世間沒有絕對的公平,只有比較級的感受價值。

給紅包不要太大方,因為由奢入儉難

感受價值,就是觀感。紅包去年包多少?今年要不要加碼?要不要手足或親人間先談妥一口價,免去收紅包者的心情波動,這絕對需要事前的縝密思考。

有朋友跟我分享,她的爸媽金錢價值觀有些偏差,所以她每年一定會和哥哥姊姊事先約定要包多少紅包。兄弟姊妹包得一模一樣,免去爸媽的比較心。

就如同經營事業需要有永續發展的概念,包紅包這件事也要放長遠來想。有朋友某年加薪了,那年包了個大紅包給家人。隔了幾年她換工作了,薪水縮水,但因為家人的胃口已經被養大,包紅包的時候,她特別糾結,包小包一點,擔心家人失望,維持慷慨,夜半時又會輾轉難眠,自責為什麼要為了面子打腫臉充胖子。

朋友這時候才理解,企業主發年終獎金時,能夠坦率說出,今年業績不如往年,希望同仁共體時艱,這是多麼不容易的事。

每年也總是在這個時候,才了解包紅包不只是進行一個在紅包袋裡放進鈔票的簡單動作而已。包紅包,幾乎就是一個自我心理測驗。如果你紅包撒得多,撒得廣,撒得自己都心痛,那代表你是一個人脈廣,在乎個人面子,也在乎親友感受的一個人。

如果你紅包撒得精,撒得巧,經常用禮盒或幾注樂透來代表心意,那代表你是個充滿創意,已經擺脫世俗人情包袱的智慧高人。

還好,今年因為疫情,宅在家是流行的美德。宅在家,守護鈔票,不包紅包,線上拜年,最好!

此文為替太報撰寫的專欄文章,原文請見此處

延伸閱讀

38婦女節反思,被叫「妹」還是被叫「姊」比較傷?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