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是一座瘋人院

辦公室文化

周五結束這一天,我疲倦地從書櫃拉出了「精神病院」,詩集,作者鯨向海,本人是一名精神科醫師。

我曾經耳聞,很多在婚姻裡當公務員的婦人,床頭櫃都藏著一張簽了名的離婚協議書,她們都在等著某一天,受夠的時候,把這張紙拿出來,摔在先生臉上,瀟灑走人。

白天時,摔離婚協議書的那一刻,轟然降落。原因很簡單,小領導接到大老闆的諭令,要產出一個視覺文宣。小領導立刻轉貼給我,要我去跟通路確認要不要這個東西。以博愛座讓座的謹慎態度,要我放下手邊的事情跟會議,去做梗圖。

我跟通路那邊的老闆打過招呼,人家在忙更重要的事情,也不需要我們的產出。我回報小領導,我猜小領導為難,因為他沒有放棄,努力地找來更多視覺的梗圖給我參考,還親自做了半成品,要我幫幫通路,產出圖檔,ASAP。

小領導說幫助通路,但我知道他想幫助自己。畢竟每個人都想在老闆面前是努力的,是靠得住的。

辦公室裡苦人心智、勞人筋骨的三明治主管

我很難說明卡在胸口的是什麼。我覺得呼吸困難,上次這樣是我去瑞士坐高空纜車,疑似高山症發作。啊,我想到了,更久之前還有一次。

那時候我在電視台工作,有一天部門主管對我生氣,只因為我的新聞稿有一個錯字,剛好傍晚用餐時間她找不到我,那天她又心情不好,所以我從外頭開心拎著晚餐回來時,主管用不成比例的暴躁口氣,念了我一頓。

大意就是,下次不准你這樣。

我還記得那時候的委屈跟悲憤。我想著,你該管的都不管,沒有一個主管的樣子,只會挑錯字,你幹嘛不去國語日報工作? 你只會管我,那個每天遲到一小時的同事,你有在管嗎?

今天胸口燒起來的那股憤怒,竟然讓我想到了這個往事。年輕的時候不明白自己那時候的委屈跟憤怒是為了什麼,單純只是覺得主管小題大作。中年回頭一望,明明白白,清清楚楚,那種憤怒不是被唸個幾句,所以委屈。

那種憤怒,更像是不甘願。不甘願被這樣的人管理。

是傲氣。還沒被磨掉。上班族最後的命定,就是被日夜打磨拋光,成為一顆圓滑的物體,四處狡猾且安靜地滾動,被踢向任何地方都好,當角落生物也行。

有想法太累,有傲氣太累。經常因為頂頭上司動怒的,要不年輕,要不天真,要不還沒被最後一根稻草給壓垮。

我99.9%肯定,今日的產出,對通路的幫助,大概就是暴雨來了,卻是降在翡翠水庫那般地對真正乾渴至極的中南部,完。全。沒。幫。助。

我不想再頂嘴,不想再問為什麼,不想再追問分工的合理性,流程安排的意義。我想到了一位豁達朋友跟我說的,主管交辦的任務,再爛再蠢他都做,只要是上班時間內發生的蠢任務,他不問為什麼,一律承受。重點是他必須準時下班。

寫到這裡,我想到作家胡晴舫說過,辦公室是座瘋人院。我不能同意更多。

【延伸閱讀】

為什麼找到一份讓你有熱情的工作,你必須拋棄All or Nothing的思維?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