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郭董宣布角逐總統初選,來看話術的重要性

郭台銘要選總統,請來馬祖婆幫他背書。

我想到我當業務的那一年,公司訓練我每次見完客戶後,要請對方推薦三位新客戶。

我忘了大家究竟有沒有踴躍推薦我新客戶去拜訪,但我記得我壓力太大,有一天作夢,夢到我見了觀音媽媽。

結束對談後,我問觀音媽媽,可不可以幫我推薦介紹?

夢中,觀音媽媽想了一陣子,然後彈指拍額說,啊!我想到了,我可以介紹你我的好朋友…..



這夢是真是假,我們就不追究了。就像郭董想選總統,是不是真的夢到媽祖婆,其實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為什麼當我們想要某個東西時(這東西可以是任何東西…任何你的渴望),我們不能單純地指著那東西,胸懷坦蕩,眼神直視地對著那東西說:

「我要你!」

不行!展示自己的慾望太low了、太不得體了。要包裝一下,層層包裝,才能讓自己顯得高雅。就像日本高級的和果子禮盒,用層層的包裝紙包裹,包玩了用美美的絲繩纏繞,纏完了再放進精美紙盒裡。

郭董想選總統,如果他說他是受到他的好朋友、美國總統川普的影響,覺得商人當總統對世界胡搞瞎搞很屌,所以他想來試試看,我覺得可信度很高,因為誰會拿川普包裝自己。

但郭董選擇找媽祖婆,那層次一下子拉得很高,高到只有想像空間,無法證實。我們可以笑郭董怎麼這麼不坦率,但這就是個話術而已。

話術,不是業務用來催眠你的措辭。

更多時候,話術,是用來包裝大家心知肚明的一個事實,但高雅一點,就像那日本和果子禮盒。



最近有位同事離職,他的理由是他的前老闆挖角他,找他回去幫忙。

美國大老闆似乎不能接受這個理由。對外國人來說,「回去幫前老闆的忙」,聽起來太像個藉口。

如果你工作幹的好,春風得意,發展學習好,前老闆要你回去,你真的就會回去嗎?

又或者,那只是一個藉口?一個話術?

不用討論真相,真相不重要。

重要的是,如果我們仔細思考,人生中的確有太多情境,都讓我們慣性地去找個說法,讓自己看起來高明一點,優雅一點,合情合理一點。

不管是出來選總統,離開一份工作,甩掉一個人,或在計程車後座上接受撲上來的紅唇,我們就是無法抬頭挺胸地說:

對,當有錢人太久有點無聊,我現在想當總統。

對,我看不到我的前途,我想換老闆。

對,我不愛你了。

我有老婆,但是,來吧!



不能說真話,因為會被周遭的人說三道四。輿論會凌遲你,名嘴會上電視挖你祖宗八代剖析你的祖墳順便說你不夠格當總統。

八卦的同事表面誇獎你有guts,背後會說你大頭症。

另一半會開始哭花臉說你沒良心,為你犧牲奉獻這麼多年,換來一句我不愛你了(這時候要點播劉若英的歌嗎?)

那些在伴侶關係中已經是死魚和活屍的人,會罵你不要臉背叛另一半,原來你過去的美好形象都是假。

這世界無法接受真實的理由,所以我們只好捏造藉口,話術,不是嗎?

不要再怪郭董找馬祖婆背書了。

他如果說他是受到好朋友川普的感召,或坦承他就純粹是權力慾望活跳跳,除了娶嫩妻生幼子還想當總統,讓大家羨慕死他。

這些話,你聽了能接受嗎?

肯定不行的!

所以話術不重要嗎?

超級重要的!

讓我們一起在唯美的話術中,馬祖的庇蔭中,繼續度過美好的每一天!

0 Shar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你也許會喜歡...

好人家就在自己家!浪浪小虎收養記

她開始理解,是生活的辛苦,讓許多人(包括你我)的心長滿厚繭,變得冷酷、世故、剛硬、無情。可是人不會像小虎,用不間斷的喵喵叫和大量的磨蹭磨蹭,用滴水穿石的溫柔,等待厚繭的崩落。 只有漸進式的愛,能征服剛強。她開始理解,是生活的辛苦,讓許多人(包括你我)的心長滿厚繭,變得冷酷、世故、剛硬、無情。可是人不會像小虎,用不間斷的喵喵叫和大量的磨蹭磨蹭,用滴水穿石的溫柔,等待厚繭的崩落。 只有漸進式的愛,能征服剛強。她突然覺得好開心,開心地亂七八糟,離開診所後,她立刻打電話要所有朋友不要再雞婆幫小虎找好人家了! 因為好人家,就在自己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