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威霸凌,你也是受害者嗎?

幾年前我結束一段工作,離開當時的老闆後,我告訴自己,我一定要終結自己過度客氣的毛病,我一定要練習建立自己在工作場上「難搞」的威望。

當年我因為上課進修的關係,認識了一位老師,因為欣賞對方,我就來到這位老師的公司上班。

我曾經因為在部落格發表一篇文章,被當時知名的網路平台邀請去演講,我的老闆知道後,非常介意我沒有事先徵詢他的同意。老闆除了不開心我演講沒有先告知,還順便批評指教我那篇走紅的文章根本是在罵人,還提醒我要專注,免得讓自己的才華像煙火一樣,只燦爛一次。

我因為老闆的這番批評指教,後來有好長一段時間,我不再更新我的部落格,我不想發表任何意見、抒發任何觀點。現在回想起來,當年我面對老闆不合理的批評指教,開始產生自我懷疑。溫良恭儉讓的我,我檢討自己、壓抑自己,而不是客觀地去問自己這個殘酷的問題:我是不是碰上了利用權力霸凌我的壞人?

從師生關係變成上司下屬關係是不容易的。如果你替一位曾經是你口中「老師」的人工作,會創造出一種潛意識,會自然而然覺得你很多東西不如他,你很多方方面面需要他的調教跟指導。而你也會下意識的覺得自己要謙卑學習,就算你的老師、你的老闆的言語或行為讓你不舒服,你還是會檢討自己,逼著自己去信服你的老闆。

學習說出自己的不爽!是職場必修課題

溫良恭儉讓的內向者,碰上自己的老師、主管、老闆做了一些讓自己不舒服的事情,想要舉手說些什麼,抗議些什麼,又不想傷害關係,覺得有義務要幫對方保留顏面,抗議的話繞著彎著講,最後什麼都沒講。而那佔你便宜的權威對象,跟你互動幾次立刻就嗅出你是個骨子裡溫馴善良到底的羊咩咩,自然聽不到也看不到你扭扭捏捏的不舒服,反而更加理所當然的反過來咬你一口,吃乾抹淨,最後還對別人說是你自己送上門的。

權威霸凌讓人逐漸失去為自己發聲的力量

我的老闆當時在寫書,他要我幫他貢獻書籍內容,新書上架後會幫我掛上共同作者的名字。我還記得書籍即將完稿,有一天老闆用一種BTW,有點為難且擔心的態度,放慢語速跟我說,「發發啊,我們跟出版社討論過,出版社說,要讓一個人紅,不是掛她的名字就有用….其實我們真正擔心,你會有冒牌者效應,這是當初我們沒替妳設想到的,所以掛名這件事,妳再想一想好嗎?」

權威霸凌不是肉體的性騷擾,但絕對是精神傷害

平常在朋友圈中,我算反應快,伶牙俐嘴,但我還記得那天,當下我完全無法有任何反應,就像坐公車時突然被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怪叔叔捏了屁股一把一樣,我腦子一片空白,我像電腦當機般,不斷反覆思索著:「所以,冒牌者效應?在說我嗎?我哪裡冒牌?這些話是什麼意思?」


我故作冷靜,壓抑心頭的不舒服,就事論事貌地跟老闆討論有沒有什麼替代做法。老闆堆滿誠懇的表情,找了一些替代方案,說要不然讓妳寫篇序?不然放個協力編輯如何?

當然,這些都是虛無飄渺的討論。後來老闆的書上架了,裡頭完全沒有我的影子。知名的周刊幫老闆的書做了一篇介紹,老闆把連結都給負責行銷的我處理,我在line裡頭說好棒喔,是出版社幫你們寫的書摘嗎?

過幾天老闆又找了一個機會跟我探討,為什麼我用「你們」,而不是用「我們」的字眼?老闆擔心我的潛意識沒有把自己當成是公司的一份子,沒有把他們當家人。  

就是那一刻,我為我的溫和感到悲哀。

我想著我幫忙課程改版,設計課程橋段,寫文案,我腦子裡的創意、企劃,丟出來了,老闆理所當然的拿走,都變成老闆的。因為他的腦子裡我只是他的學生、員工,我的就是他的。而這個我曾經信任、欣賞的人,竟然擔心我成為「冒牌者」,成為他們新書的一份子…

我痛苦的不是那本書沒有掛我的名字,因為我一點都不在意那本書。我痛苦的是,我竟然說不出自己的憤怒,連發火的力氣都沒有。更可怕的是,我還試圖說服我自己,我的老闆可能真的沒有太壞,我的不舒服可能是假的,他們其實真的是幫我著想….

人生路上碰到歪掉或壞掉的人,都是為了幫助你更有智慧

後來我離開了這位老闆。一陣子後,老闆寫信來,說他耳聞有人說我沒有遭到善待,他請對方不要再說下去,他知道我一定不是這樣的人,blah blah…
  
收到信時我覺得很悶。一來,我都已經離開了,到底要怎樣。二來,這氣度也很荒唐。我不相信郭台銘如果輾轉聽到一位員工對他有抱怨,他會特地寫信給對方,捍衛自己完美的形象….
  
前老闆的來信,是一封客氣,但不帶善意的信。我已經完全不想跟對方有關係,所以回了一封禮貌的信,希望趕快結束這沒完沒了的業力。
  
「妳為什麼不約妳前老闆,還有那位去咬舌根的同學出來見面對質呢?」

  
有一天,我跟好朋友聊到這件事,他不解地看著我,問我為什麼要裝沒事、裝客氣?為什麼不跟前老闆說,是的,我也想知道誰去亂講話,讓我們約出來碰面。

「如果你這樣做,妳就是在告訴妳前老闆,不要太過份。還有,難道妳不想知道是誰去咬耳朵嗎?要是我就很想知道,是哪個王八蛋亂講話。」

是的,我應該生氣,我不能用客氣迂迴話裡有話包裝我的不爽。我不能再讓自己成為居心不良的權威者霸凌的對象!
  
後來的好幾年,我努力學習說出自己的不舒服跟不爽,就算說出來的那一刻,我渾身發抖,渾身不舒服,我還是得逼著自己說。

現在回想起來,我的前老闆帶給我很多不舒服,讓我深深懷疑自己的價值,用盡力氣去偽裝成另一個自己。但也是這段經驗,讓我得到以下寶貴的覺醒:

  1. 內向職人不要只忙著鍛鍊自己的硬實力,鍛鍊自己的心理素質很重要
  2. 如果你不幫自己說話,別指望別人幫你說話
  3. 面對壞人時,直覺通常比理性邏輯更能保護你,不舒服就是不舒服 ;

我們應該也來發動權威霸凌MeToo活動,我相信這個社會上有太多不知道「過度」客氣善良絕對是弱點的人,同時這個社會還有更多理所當然的老闆與大咖。當個有情緒,會表達情緒的人,是很重要的,老闆的人品,絕對比老闆畫的大餅更重要,慎選老闆。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事先書面授權,請勿任意利用、引用、轉載。

0 Shar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你也許會喜歡...

《社群經營的圖文策略》工作坊訊息

文字,是有力量的。 它可以載著你的想法奔馳,創造共鳴與影響力;它也是最不花錢,但卻能建立個人風格的投資。如果你想了解自己的寫作風格,學習如何透過文字創造共鳴、提升影響力,歡迎你參加《社群經營的圖文策略》工作坊。透過2.5小時的心法傳授與實際演練,我們將帶著你一起磨利你的想法與文字,更棒的是,每天你都要發文,都在寫字,功力上升自然看的見!

如何幫助黑白貓擺脫菜市場名─我和樂樂咖啡店貓Oreo的相遇記

樂樂咖啡店的Oreo,讓我想到電影A Street Cat Named Bob裡那隻淡定橘貓。它們都是浪浪,都要面對嚴酷的街頭生存。這樣的環境讓許多浪浪變得敏感,看到人就躲。有些則變得防禦,多了攻擊性。但Oreo跟Bob身上有一股淡定,彷彿這個世界是個遊樂場而非競技場,它們迎上前去,於是得到了食物、玩樂的地盤、還有人類情感的羈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