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家就在自己家!浪浪小虎收養記

Last Updated on 2017-12-16 by Afra (阿發)

圖片提供:Foto 2 Photography

小虎第一次被「聽」到時,是在雜亂無比的灶咖。

阿伯在鶯歌的老宅,灶咖接著後門,後門通往錯綜複雜的田間小路。大人聽到喵喵聲,眼睛用力往堆滿雜物的灶咖搜尋,最後靠著紗窗透進來的一點光線,發現躲在舊式灶爐裡的一團灰斑毛球。

一聽到腳步聲靠近,毛球立刻神隱躲起來,大人的腳步一走遠,喵喵的聲音又回來了。

就像捉迷藏一樣。

阿伯在電話中告訴姪女,家裡不知道從哪裡來了一隻貓。他拿了些稀飯擱在角落,反正小貓餓了應該會去吃。

姪女抗議,說怎麼可以餵小貓咪吃稀飯。這輩子沒養過寵物的她,急忙殺去寵物店找貓食。店員一聽說是要餵食小浪浪,立刻拿出好幾個罐頭往她身上塞,不用錢的。

她趕緊拿著貓飼料到了阿伯的老宅,在陰暗的廚房裡,一樣得睜大眼睛,努力尋找小貓的身影。

圖片提供:Foto 2 Photography

她知道小貓就在附近,但小貓太害怕了,所以不願意現身。

於是她把香噴噴、肉質粉嫩的貓罐頭打開,擱在碗裡,又準備了水,一切就緒後,換她神隱。

圖片提供:Foto 2 Photography

果然,食物的誘惑,從然不會失算。一團毛球出現了,稀哩呼嚕地吃光碗裡的貓飼料,一邊吃一邊開心的炸毛。這小傢伙肯定發現了,貓罐頭比白稀飯好吃多了!

她叮嚀阿伯,一天要給小貓吃個三、四餐,要給夠食物。一輩子做粗活的阿伯無法理解,啊不過就是一隻貓,生死有命,一天餵兩餐就不錯了,怎麼還那麼麻煩,現在的貓啊狗啊,都過得比人還好,妳們年輕人真的很奇怪。

她知道阿伯不會懂,眼前的這團毛球不只是一條命,還是老天爺給的容器。有些可憐的毛球承接了人類莫名的敵意跟仇恨,但有更多的毛球承接了人類的溫柔。

圖片提供:Foto 2 Photography

愛,是一種天性。

無法佯裝,當然也無法被消滅。

她一輩子沒養過貓,但為了救這隻巴掌大的生命,每天跑去阿伯家替小貓咪加餐飯,一開始她得和害羞的小貓咪玩捉迷藏,但不知道從哪天開始,小貓咪一聽到她的腳步聲,竟然同步從灶咖角落,探頭走出來。那一刻就像和心儀曖昧的對象,在過馬路時若無其事地牽起手一樣,充滿象徵意義。

圖片提供:Foto 2 Photography

她知道,她愛上了這隻小貓咪,但爸媽找來一堆理由,不准她將小貓咪帶回家。她苦惱著,把小貓咪留在阿伯家,就像所有隔代教養一樣,總令人心驚膽跳。不然,就只能請身邊的好友幫忙打聽,有沒有哪個溫柔有緣人,願意收養這團毛球。

圖片提供:Foto 2 Photography

朋友開始幫她打聽,然而她的心老是揪著,就怕好消息傳來,而她真的要親自送走這團毛球。

為了讓自己停止胡思亂想,她決定帶小貓咪去見獸醫,打打疫苗啊,做做檢查啊,如果有些愛不能長相廝守,至少要把握每分每秒。

去阿伯家接小貓咪時,她赫然發現,阿伯和小貓咪同處一室。小貓咪窩在老人家的腳邊喵喵叫,還把頭往阿伯的腳邊磨磨蹭蹭。阿伯聽到她要帶小貓咪去獸醫院檢查,竟然說自己沒事,不然一起去。

等待獸醫的空檔,老人家若無其事般地問起:

「啊妳不是要找人養它?人找到了沒?」

『有在問啦,還沒找到。』

「嗯嗯,這樣齁,我想說我來養也是可以,妳把飼料留下來,不用一天到晚跑來,時間要拿來念書啦,女孩子一天到晚跑來跑去,危險啦….」

她盯著阿伯看,眼前的老人家看起來無比陌生。這是那個說生死有命,餵貓咪吃稀飯已經很好的阿伯嗎?

「我看齁,叫它小虎啦,妳上次說它是虎斑是不是?叫小虎好了。」

『啊不就還好你不姓黃?不然它就變成黃小琥了,要去當歌星了!』

阿伯沒反應。

她猜老人家應該是聽不懂黃小琥這個冷笑話,但可以肯定的是,小虎的喵喵叫跟磨蹭功夫,融化了阿伯一開始的剛強姿態。

她開始理解,是生活的辛苦,讓許多人(包括你我)的心長滿厚繭,變得冷酷、世故、剛硬、無情。可是人不會像小虎,用不間斷的喵喵叫和大量的磨蹭磨蹭,用滴水穿石的溫柔,等待厚繭的崩落。

只有漸進式的愛,能征服剛強。

她突然覺得好開心,開心地亂七八糟,離開診所後,她立刻打電話要所有朋友不要再雞婆幫小虎找好人家了!

因為好人家,就在自己家啊~

圖片提供:Foto 2 Photography

☆感謝Foto 2 Photography攝影師提供的小虎美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