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禮這件事

送禮人人都會,但要讓禮物成為一份驚喜而不是驚嚇,就需要用心了。今天不談職場上需要拉攏關係、達成目的、爾虞我詐的送禮。今天要來聊我收過最棒的禮物,還有我自認為送過最棒的禮物。

難得的溫柔

我有個嚴格的阿母。她很少主動替我們過生日,也不會買一大堆玩具將我們寵上天。她的日子沒有太多「浪漫」的元素,因為她必須全職帶大三隻小孩,煮飯、洗衣、盯功課、接送、採買,光這些繁雜瑣事就足以消耗她所有的能量。

我還記得我念小學的時候,有天阿母從市場採買回來,她的小綿羊機車剛在門口熄火,我就聽到她拉著嗓門說:「快來幫忙拿東西進去。」

我接過好幾袋的水果跟蔬菜,阿母又遞過來一袋東西,裡頭有一個小精靈玩偶,眼睛大大的,戴頂帽子。我將小精靈緊緊抓在手裡,嚷嚷著,好可愛喔,好可愛喔。兩個妹妹也看到了,三個小孩一起讚嘆,輪流搶著抓那隻小精靈。

阿母顯然知道自己一時興起的慈母舉動,可能會釀成更大的災害。一個玩具,怎麼擺平三個孩子?卸完貨後,她沒有進門,發動起小綿羊摩托車又出門了。

半小時後阿母回來了,遞上新買的兩個小精靈玩偶,禮物人人都有,我和兩個妹妹都笑開懷了。

現實的日常生活,照顧三個孩子的重擔,讓阿母極度務實了大半輩子。
如今我來到了當年阿母買小玩偶給我的年紀,我經常想到這件事情,阿母那不尋常的浪漫和溫柔,是她留給孩子最好的禮物。

轉播帕華洛帝的安可曲

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的帕華洛帝,2005年飛到台中開唱。那天是寒流,他老人家在寒風中開唱,一首接一首,我邊聽邊發抖,因為天氣,也因為太激動。唱著唱著,演唱會來到尾聲,安可曲是公主徹夜未眠。音樂下前奏時,我想到了我的好朋友,我希望她也在現場聽到帕華洛帝被上帝親吻過的嗓音。我撥通了電話,壓低著聲音說:「你聽!」

我將手機面向舞台,帕華洛帝的歌聲,跟著冷空氣振動到了電話的另一頭。
這是我送出去過最棒的禮物,Wish You Were Here的表達,莫過於此。

來杯特製香草茶吧

家裡的陽台養了一薄荷,香蜂草和迷迭香。我不是綠手指,眼看這些香草不像在花市那頭長的肥沃豐盛,我焦急著想讓香草們覺得自己是有用的!

會開始養香草,是因為去年去荷蘭出差,發現當地人熱愛喝薄荷茶。不是茶包喔,是現摘的薄荷,連梗帶葉大把地放進杯子裡,注入熱水,香氣真是逼死人。

回台灣後,我養起了香草。想喝杯茶的時候,就去陽台剪薄荷,剪香蜂草,剪迷迭香。葉子洗一洗,放進杯子裡,再扔進國寶茶茶包,不管冷泡或熱泡,我發誓這香氣是外頭喝不到的迷人滋味。

有天我心血來潮,準備香草和茶包,帶到辦公室要送給一位同事。她老是喝咖啡、喝紅牛提神,我想告訴她,她需要的不是提神,是放鬆。而一杯香草茶就是有這樣的療癒效果。

原本要大喇喇的把茶包,還有隨意修剪來的一堆香草放在同事桌上,但文案人的毛病發作,我決定把這杯香草茶的原物料拆開來,替每個成分下個註記:

1. 來不及長大的薄荷葉
2. 傳說中的百搭香蜂草
3. 現摘迷迭香
4. 才不會忘了你的國寶茶包

同事喝了以後,開心地走出辦公室跟我說:
「欸,真的耶,香草茶喝了好舒壓喔。」

你說說看,有這麼讓人有成就感的禮物嗎?

-End

0 Shar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你也許會喜歡...
閱讀更多

蘇格拉底怎麼看網紅時代?

這社會上有很多「熱門」觀點。我們把受歡迎的事當成正確的事,也真的就這麼信了。但我們卻很少去懷疑,這些結論究竟是怎麼來的?是經過邏輯推斷的產物嗎?亦或純粹是直覺的產物?我們不太想去挑戰這些約定俗成的「常理」或「規範」,是因為不想讓自己被當成討厭鬼。蘇格拉底,就吃過這樣的悶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