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民生社區星澈酒品,用個性幫你挑一瓶酒

文字/Afra Tan 攝影/Irene Sun

Étoile,法文,星星的意思。2014年,民生社區的安靜巷弄裡,亮起了一顆星星,以鄰家男孩的姿態,開賣起葡萄酒。

來這裡找酒,不用有特別的理由。你可以只是因為感覺對了,生命的此時此刻,想來點葡萄酒。你不用懂葡萄酒,不用做功課,你需要的只是全然的信心,相信老闆Allen會依照你的感覺、需要,拿出一瓶屬於你的葡萄酒。

看個性,選一瓶酒

 

熟客有各種奇怪的「點酒」方法。

有人走進來,雙手一攤嚷嚷著,

「Allen,今天預算500塊以內。推薦一下~」

有中年大叔提著超大紙袋,裡頭有甜點,蔬菜,水果,非常慎重地開口,

「Allen,今天要請客,煮中餐,幫我選瓶酒。」

五位客人,五種選酒方式。看著看著,我心癢了,決定跳脫理性,換個方式挑一瓶屬於我的葡萄酒。

「Allen,這樣好了,你依照我的個性,替我選一瓶酒如何?」

「好啊,有些客人想送朋友葡萄酒當禮物,也是這樣考我的。」

「嗯,我朋友形容,剛認識我,我看起來很犀利,有股殺氣。熟了,變好朋友,發現我傻傻的,敏感柔軟,幼稚直白…」

Allen雙手反插牛仔褲後頭口袋,在木頭酒架前來回踱步。鏡框後的專注眼神,正在揣摩、想像、架構,我隨口丟出的形容詞,是哪種風土條件醞釀出的風味。

「就這瓶吧!飛翔橘,法國隆河格洪斯酒莊的酒。剛入口有個性,挺濃郁的,但之後很清爽。」

Allen拔開軟木塞,用飛翔橘劃出一道紫紅色澤的弧線。

「剩下的我先放冰箱,其實葡萄酒大概16度C喝,最好喝。」

Allen闔上冰箱門,落有所思地用下巴指著桌上的一杯紅酒。進店裡的時候,他正在喝這杯酒。聽說已經喝了好幾個小時。這杯酒有點來頭,是他出生年份的酒。那一年的酒,沒有特別好喝,如今也過了適飲期。但此刻飲用,卻有一股說不上來的均衡,一種,洗盡鉛華的特殊滋味。

「你知道嗎,好的酒,或老的酒,像這樣一杯,可以喝一整個下午,每個時間點,酒的風味都不一樣。」

用慢速度,喝出紅酒的生命旅程

 

第一次聽到,好的葡萄酒,應該慢慢喝。隨手拿來一只大肚紅酒杯,倒上半杯。不用多此一舉,拿醒酒器醒酒(Allen說,那根本是揠苗助長)。酒杯擱在桌上,想到就啜飲一、兩口,感受酒體在口腔內的環狀跑道奔馳,撞擊空氣,迸發出豐沛香氣。從中午喝到傍晚,隨著時間推演,葡萄酒一開始緊澀,慢慢地,拋下矜持,開放出果香、花香的成熟韻味。接著準備迎接粗糙的單寧和複雜的厚實口感 ─

宛如人生,分秒皆在變化。這就是Allen的風格,用慢速度,喝出葡萄酒的生命旅程,同時映照自身的生命體驗。

不一定要有最精明的味蕾,但一定要有滿腔熱情

 

葡萄酒是店主人Allen的心頭好。時間倒轉,28歲的他落地法國,學電影,也學法文。他的舌頭沒有年輕人輪轉,法文講得不算漂亮。會抽菸的他,味蕾不算精明。在台灣,喝半瓶啤酒就臉紅發窘,卻因為浸泡在法國,有樣學樣,習慣走到街角的小酒館,點一杯酒,一盤小菜,消磨一個下午。

在法國的日子,視野開了,酒量也開了。回台灣後,每當Allen懷念起法國,就會走進葡萄酒專賣店,想替自己挑瓶酒。最好是價格親民,帶著雜貨店般純樸、粗曠氣息的葡萄酒。可惜,在台灣的葡萄酒專賣店,不裝模作樣,很難跟店員對話、連線。

法國街角,溫馨小酒館的記憶,像星星,時時刻刻閃耀在他腦海裡。Allen一頭鑽進葡萄酒的書堆中,在誠品酒窖工作了一年後,離開,依造他記憶中熟悉的法式小酒館純樸質地,在民生社區的街角,亮起了Étoile的招牌。他專屬的,溫馨、鄰家氣息。

「曾經有客人第一次來,跟我說,你的店好可愛喔。後來陸續介紹進口商朋友給我認識,我還因此找到好多款外面買不到的好酒!」

談起熟客,就像介紹家裡一長串的親戚名單,熟悉自在。Allen沒把店開在人潮洶湧的熱門地段,卻刻意把但店藏進了品味刁鑽的民生社區。一開始,他只是想讓所有人都能用最輕鬆的方式,愛上葡萄酒,店裡販售的酒款,跟外頭其他專賣店、大賣場,大同小異。賣著賣著,他問自己,這樣有甚麼意義?能不能換個方式,好好對待店裡的葡萄酒?

葡萄酒跟人一樣,需要被好好對待

 

「葡萄酒就跟人一樣。你把他放在不好的環境裡,他就會變得超難喝,對你很不好。把葡萄酒放在對的環境,他會好好報答你,會很好喝。」

剖析起葡萄酒的「人性」,Allen眼神變得更專注,語速也加快了。為了讓Étoile多點人味,Allen改變作法,開始蒐集外面喝不太到的葡萄酒。在這裡,除了新世界、舊世界的葡萄酒,神秘的中東歐葡萄酒,也常帶給客人驚喜。花了兩小時,好整以暇品味完一整杯的飛翔橘後,Allen拿出一瓶瘦長、冰鎮過的白葡萄酒,倒了一小杯給我。

酒色比一般的Chardonnay更金黃、更飽滿。剛入口滿嘴甜香,帶著酸度的果味立刻追上來,補足了層次。

「喔,這很好喝耶,比我想像的好喝很多。哪一國的?」

「斯洛伐克啊。中東歐也有很多厲害葡萄酒。」

只有酸,可以襯托香甜。好喝的葡萄酒,都有一種漂亮的酸度。啊,不管對葡萄酒,或是人生,酸,都是個奇妙的元素。

了解葡萄酒,不用正經八百

 

跟Allen喝酒,聊酒,比較像是透過野史,或看漫畫的方式去貼近葡萄酒,而非抱著厚重教科書,啃食背誦葡萄酒的複雜身家。每瓶酒的酒標,像藝術品,隱約這款葡萄酒的個性。屬於我的飛翔橘,酒標上是一隻飛翔的老鷹剪影,用鉛筆素描構圖,簡單帶勁。這是第一次,我想把酒標帶回家,夾在日記本裡。Allen一聽到我的願望,立刻拿出透明酒標貼模,準備幫我「採集」酒標。

「Allen,你這裡有很貴的酒,也有很平價的酒。貴的一定比較好喝嗎?」

葡萄酒,分貴賤嗎? 起碼,在店裡的三個小時,我看到進來的人們,多半打探的,是葡萄酒的「個性」,而非「身價」。Allen笑了,他說曾有客人在店裡喝了一款紅酒,覺得滋味真好。買了一瓶回家,自己喝,卻發現「走味了」。對於喝葡萄酒,Allen有一套感性&理性論。

葡萄酒情趣 : 理性感性兼具的生命本質

 

「其實喝葡萄酒,有理性跟感興兩個層面。理性,你可以探究產地,酒種,口感,價格。但感性層面,比方說這個舒適的空間,飲酒的對象,歡樂的氛圍…是這些元素,讓酒喝 起來更有意思。」

原來如此!聊天過程,Allen不時拿來一些米果、蘇打餅當「下酒菜」。

「吃點點心吧,這樣喝酒才好玩!」

原本我以為那是他當主人的善意,原來,這是一種宣告。Allen和Étoile進駐民生社區,用溫馨的姿態宣告,所謂的葡萄酒情趣,其實只是一種理性、感性兼具生命本質。

店家資訊:
台北市民生東路四段97巷4號
02-25473860′
周一~周四 12:00-20:00
周五~週六 13:00-23:00
周日,國定假日

 

Afra (阿發)

Afra (阿發)

Afra,朋友口中的「阿發」。AB型摩羯座,反覆無常,興趣廣泛,難以被定義,唯一不變的是對寫作跟真誠的需求。

Leave a Replay

Afra (阿發)

Afra (阿發)

Afra,朋友口中的「阿發」。AB型摩羯座,反覆無常,興趣廣泛,難以被定義,唯一不變的是對寫作跟真誠的需求。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