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格拉底怎麼看網紅時代?

Last Updated on 2018-05-05 by Afra (阿發)

「人多的地方,智商就不會高。」

下雨天的週六,在師大聽一位英文老師的演講,他的這句話讓現場的笑聲差點炸裂天花板。這位老師發現台灣社會存在很多的「矛盾」「表面功夫」。比如有些國小的樓梯,上頭寫著英文字母ABCD,希望將讓孩子融入在一個學習英文的環境。

奇怪的是,我們被規定不能邊走邊吃,但我們為什麼要邊走邊學英文蛤?!

一樣詭異的是,很多爸媽喜歡平常用英文跟孩子交談,或是睡前念英文繪本給孩子聽。家長們對於校園裡感冒病毒傳染是很敏感的,但為什麼不擔心「口音」傳染這件事?也就是大人自己的英文也不怎麼樣,卻毫無顧忌地把一口台式英文傳給下一代。

為什麼一定要唸英文繪本給小孩子聽?為什麼不是在睡前講阿公、阿嬤、家族裡的故事給小朋友聽?

以上的評論,乍聽起來有點嗆,但仔細一想,還挺有道理的。這社會上有很多「熱門」觀點。我們把受歡迎的事當成正確的事,也真的就這麼信了。但我們卻很少去懷疑,這些結論究竟是怎麼來的?是經過邏輯推斷的產物嗎?亦或純粹是直覺的產物?

或許我們也不太想去挑戰這些約定俗成的「常理」或「規範」,是因為不想讓自己被當成討厭鬼。

蘇格拉底就吃過這樣的悶虧。

當年蘇格拉底在雅典城的市集裡,喜歡找人抬槓。只要有人信誓旦旦、試圖說服蘇格拉底某個觀點,蘇格拉底就會用一個又一個的問題,去幫助這位傢伙「檢視」他的信念究竟有沒有漏洞。

有個故事是這樣的,曼諾是一位好野人(大概就是鴻海郭董這樣的富豪角色),有一次他跟蘇格拉底說,他認為有美德的人,就是很有錢很有錢的人。如果你是個窮光蛋,你就是個魯蛇、是個失敗鬼。

蘇格拉底反問曼諾,啊照你這樣說,你覺得正義和公理重要嗎?如果有一個人賺了很多錢,但是透過不法手段得到的,你覺得這個人有美德嗎?

曼諾立刻說,當然不算啊!

蘇格拉底繼續推論,啊那照你這樣說,正義、節制、虔誠這些美德都是跟財富綁在一塊的。如果有人是因為不想透過不正當的方式賺到錢,所以放棄了很多金銀財寶,那這個人也算是有美德吧?

曼諾摸摸鼻子,雙手一攤說,欸,好像這樣也沒錯。

當雅典城的人忙著做生意賺大錢,或是相信一定要上戰場殺幾個人頭證明自己是勇敢的,蘇格拉底卻靠著他的邏輯和問題,撂倒許多沒經過驗證,卻被大家盲從的偽真理。蘇格拉底讓不少人抓狂,甚至被視為公害。最後他被控是個異端分子,試圖用對話去腐化年輕人。蘇格拉底被丟到法庭,他得替自己辯解,而五百個公民陪審團會決定,這位哲學家是不是個禍害,該不該死。

蘇格拉底承認,自己是個怪咖,因為當大家都在關心金錢、聲譽、和地位時,他只是雞婆了點,告訴大家精神和道德的幸福也很重要。他只是希望透過問題,幫助雅典人民去思考到底甚麼是「真理」。

280:220。60票的些微差距,決定了蘇格拉底得死。這就是民主起源的希臘雅典城,多數人說了算。

對應一開始這位英文老師的揶揄,人多的地方,的確智商不會高。因為現在社群同溫層太多,我們都很可能是某個友好社群裡的一員,或是追蹤某位高人、老師、偶像的小小粉絲。我們習慣按讚或說好棒棒,卻很少刻意練習反骨,去提出一個簡單的問題:

為什麼?

氣功教練說練功時不要跟貓在一起

前陣子公司發起了一個氣功社團,找來外頭的一位氣功老師。原本我以為練氣功就是單純的練氣功,沒想到加入這個社團後,才發現花招可多了。

上課前會有半小時的團康活動,像是有獎搶答,每人要寫一句練功宣言啦,還要抽籤決定誰是誰的貴人,天天互相提醒練功,等等的。老師在Line群組裡,也會每天按三餐噓寒問暖,提醒大家練功,稱讚有練功的同學好棒棒,或是私訊每位學員詢問練功心得。如果老師找不到A同事,就會私訊跟A同部門的B同事,「積極了解」每個人的練功作息與現況。

積極地,去維繫一個「社群」、一個「門派」該有的熱絡互動。

每天,氣功社群裡叮叮噹噹的訊息,讓我煩透了。我在想,到底練氣功是為了提升自己的心性、對自己的覺察?還是讓自己累積更多負能量?

在課程結束後一陣子,我退出了社團,本來以為耳根子會清淨,沒想到氣功老師的私訊立刻追過來,希望把我加回群族裡。

我決定問老師一個問題。

「老師,我聽說妳跟某某說,練功的時候不要跟貓在一起,是為什麼呢?」

『練功時,把貓放在其他房間就好了。你碰到什麼狀況嗎?』

「我是好奇,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說法?是對人不好嗎?還是對貓不好?」

『動物是靈,靈會互相影響。以前上課時,老師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

「喔?為什麼?」

顯然我一連串的為什麼,讓老師無法招架。而她模擬兩可的答案,不能說服我。

兩天後,她去幫我找來了答案。理由是,以前他們的師父(應該是高人吧)在山上練功時,有傳說附近的猴子狒狒類的動物來偷學功,這就是為什麼練功時不要跟動物在一起。

看了簡訊後,我哈哈大笑,更加確認就算我在木柵動物園裡練氣功,都沒關係!

一來,我們練的是非常基礎功法,就像健身操吧。吐出來的濁氣,有哪隻動物想要接收?

另外,我相信動物比人類更有靈性,怎麼會跟我們這種俗世生物偷功呢?

不管這位氣功老師因為何種因素,積極且偏執的維繫學員間的關係,那是她的工作。但我感冒的是,她在「不明所以」的狀況下,散播這樣的「提醒」。這是非常反智慧的行為。練氣功,卻壞了腦子,這是為了什麼?這真的是修身養性嗎?

 社群同溫層時代,我們都是盲從的那一群

盲從,讓我想到很多心靈團體領袖和網紅培養的粉絲。前陣子看到有位理財專家,在臉書上張貼了一張捐款慈善單位的小額收據,底下立刻湧入死忠粉絲大量歌功頌德的留言。那只是一張單據呢,那是在討拍拍呢,各位粉絲,你們的火眼金睛呢?

但轉念一想,我不也是如此?面對喜歡的老師、意見領袖、網路名人,也許也曾是那樣不明就已的按讚喊好,直到時間慢慢讓我們看見了真相,看見了社群同溫層摧毀人獨立思考的腐蝕力量。

蘇格拉底生不逢時。他如果活在這個時代,大概就可以開個直播節目,舌戰一堆網紅了。

起碼,倡導獨立思考,在這個年代可能會被討厭,但不需要喝毒藥啊~

(歡迎社群分享。但全文轉載請來信詢問,禁止修改上述內文,禁止商業使用,並且必須註明來自Afra’s Word House 文案人的寫作日常,及附上原文連結:蘇格拉底怎麼看網紅時代?)

 

推薦閱讀:哲學的慰藉(不受歡迎、缺錢、遭遇挫折、被瞧不起、心碎、困頓的哲學心靈良方,
六位哲學家的智慧,解決六種人生問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