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頭肌這件事

是這樣的,最近的周六,我報名了運動中心的重訓減脂課程,想喚回我以前充滿仙氣的體型(茶)。

課程大概是這樣進行的,周六早上10-12點,我在運動中心裡,聽著教練的指示深蹲啦、拉單槓啦、爆發力彈跳啦、拉筋啦。

更殘酷的是,接下來的TRX。靠著一組繩索,讓自己使盡吃奶的力氣,蹲下去又爬上來,臀大肌和大腿內外側肌肉經過這兩小時的操練,變得僵硬。

2小時的重訓,讓我周末都廢在家裡,痛到不行。

周一上班時,我發現自己變成了一隻鶴。

你們看過鶴走路嗎?一隻腳直挺挺的抬離地面,再直挺挺的踩回地面。

因為大腿肌肉實在太痛,我走起路來異常的緩慢。偏偏周一晚上,我還得參加公司社團活動-體適能。我都已經是鶴了,還要去上體適能嗎?不能放自己一馬嗎?

帶著這樣的糾結,過了一個上午。中午外出辦事,我繼續抬著我的一雙鶴腳,慢慢拖行在台北街頭。眼看午休時間快結束了,我張望著要找公車回去。這時,204公車突然閃過我眼前,停在50公尺處的公車站。

不,我不能錯過這一班車,我一定要準時回辦公室。

內心吶喊著的同時,我竟然開始拔腿狂奔,一路奔上了公車。

那一刻,我感覺不到大腿四頭肌的疼痛。我只感受到我要準時回辦公室的堅定意志力。如果大腿四頭肌都這麼爭氣,我憑甚麼不去上晚上的體適能?!

我還是去上課了,我的大腿四頭肌又被我操了一輪。奇特的是,相較於周六殘酷的2小時特訓,此刻的體適能雖然讓我滿頭大汗,卻還沒摧毀我的求生意志。在我以為我需要再兩天的時間,才能修復我的鶴腳的時候,我卻追了公車,還上了體適能。

走出總部大樓時,迎著夏日的風,我晃晃頭,甩甩瀏海,為我這宛如金剛芭比的一天,感到驕傲。

彷彿,我是個有用的人。
彷彿,從此後這世界上再也沒有任何艱苦、難以征服的挑戰。

我為我的四頭肌感到驕傲。


臉書「30天寫作社團」招募小夥伴ing
連續30天日誌寫作活動正在進行

【活動由來】

前陣子,我跟同事聊到我其實很喜歡塗鴉,但小時候欠栽培,沒有受過正式的訓練,所以一直在思考著是不是要上課學畫畫去…

「我看你就直接畫吧,有空就畫。」

同事說她看過一個韓國綜藝節目,節目找來幾個藝人,要他們畫漫畫,這些藝人從來沒畫過,但因為節目需要,加上身旁有漫畫家協助,於是硬著頭皮開始畫起來,沒想到愈畫愈有樣子,最後還真的畫出來了!!

我受到同事的啟發,回家跟老爸要了一本素描教科書,還有一盒畫筆,有時間就抽空個半小時畫畫,畫著畫著,還挺有樣子的。

Just Do It,做就對了!這是我得到的啟發,也是為什麼已經有一群小夥伴們正在挑戰連續30天寫作的活動。連續30天,每天至少寫150字,記錄今天的心情、學習,碰到的趣事或鳥事。

我相信連續寫30天後,我們會用嶄新的眼光,看待我們自己,還有我們的生活。

也歡迎你,加入我們~

 

 

 

 

 

 

 

 

0 Shar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你也許會喜歡...

如何幫助黑白貓擺脫菜市場名─我和樂樂咖啡店貓Oreo的相遇記

樂樂咖啡店的Oreo,讓我想到電影A Street Cat Named Bob裡那隻淡定橘貓。它們都是浪浪,都要面對嚴酷的街頭生存。這樣的環境讓許多浪浪變得敏感,看到人就躲。有些則變得防禦,多了攻擊性。但Oreo跟Bob身上有一股淡定,彷彿這個世界是個遊樂場而非競技場,它們迎上前去,於是得到了食物、玩樂的地盤、還有人類情感的羈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