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幫助黑白貓擺脫菜市場名─我和樂樂咖啡店貓Oreo的相遇記

樂樂咖啡店的Oreo,讓我想到電影A Street Cat Named Bob裡那隻淡定橘貓。它們都是浪浪,都要面對嚴酷的街頭生存。這樣的環境讓許多浪浪變得敏感,看到人就躲。有些則變得防禦,多了攻擊性。但Oreo跟Bob身上有一股淡定,彷彿這個世界是個遊樂場而非競技場,它們迎上前去,於是得到了食物、玩樂的地盤、還有人類情感的羈絆。

民生社區樂樂咖啡,咖啡很好喝,蛋糕很可怕,是很多文青流連的咖啡館。

這是很久前去樂樂咖啡作客後,留下的印象。

前陣子和M約下午茶。不如就去樂樂咖啡吧,我提議。

「他們家的蛋糕好吃的邪惡,連我這種怕糖怕胖怕死的,都很難抗拒。」

M不是吃貨,聽到樂樂咖啡似乎沒啥反應,於是我又囉嗦了幾句,拍胸脯掛保證,彷彿要替自己的品味背書。

16649470_10202995950855212_6071174964411465535_n

下午茶時間到了,我先到櫃台點了一杯美式 (連最簡單的美式都風情萬種),還有一片檸檬磅蛋糕 (這天在櫃台玻璃罩裡值班的是抹茶戚風蛋糕,柔軟肉體裹了鮮豔濃厚的抹茶奶油,低調茶香從肉體毛細孔散出,一個閃神把持不住,就會淪陷在溫柔鄉裡。樂樂咖啡的職班蛋糕小妞們,都有這種狠勁,只是,我仍然鍾情檸檬磅蛋糕)。

16807128_10202995950775210_108949801126625809_n

「Oreo在嗎?」點完餐結帳同時,我若無其事地問起了跟我素昧平生的Oreo,彷彿我倆很熟。

櫃台小姐正打開收銀機,聽到我找Oreo,眼神閃過茫然,似乎這個問題比蛋糕賣完更棘手。

「呃…它…它好像出門了。」小姐把零錢交到我手上,同時交代Oreo行蹤不明。

真可惜呢…我在心中嘆氣。我還挺想見見店貓Oreo的真面目。我有個攝影師朋友,家裡養了一隻個性很好的黑白貓,也叫Oreo,聽說黑白貓個性溫和,有些害羞、有些傻氣。這樣說起來,Oreo就像貓界裡的菜市場名,只要身上由黑白兩色組成,就可能被叫成Oreo,四海皆兄弟姊妹~

%e6%9c%aa%e5%91%bd%e5%90%8d

(左圖:點心Oreo │右圖:Foto 2 Photography攝影師鏡頭下的貓兒子Oreo )

我的失望,很快被樂樂的黑咖啡&檸檬磅蛋糕撫平,我不顧形象,大口大口吃著蛋糕,這時,店門被推開了,一名男子抱著安全帽走出來,一隻黑白貓從他腳邊竄出來。

「Oreo!!哈囉,Oreo~~」原來Oreo沒出門啊,一直都在店裡!

我丟下點心叉,坐直上半身,揮手呼喚著Oreo。

Oreo踩著輕快的腳步下階梯,一屁股坐在人行道上,四處張望,自在霸氣,彷彿正在巡視它的領地。

16807194_10202995950295198_665356219753342321_n

抱著安全帽的男子,聽到我在呼喚Oreo,走過來跟我們聊天。他說Oreo是街貓,跟他們養的另外兩隻貓個性不太一樣。另外兩隻貓比較不喜歡人類靠近,餵食的時候要特別小心。Oreo不太一樣,比較親人,進進出出,全看它心情開心。我跟男子說,朋友也養了一隻黑白貓,好巧也叫Oreo,也許改天應該讓兩隻Oreo相見歡,一起轉一轉、抱一抱、嗅一嗅。

短暫聊天後,男子跨上摩托車,呼嘯離開。這時Oreo全身縮成一團,緊挨著地面,尾巴抖動著,眼神興奮盯著遠方我無法看見的獵物。

樂樂咖啡的Oreo,在他寄居的地盤上,自得其樂。

就在我不死心地用點心叉清掃盤子上的蛋糕殘屑時,補獵完的Oreo又踩著輕快的腳步上階梯。眼看暫時沒人進出,它乾脆又一屁股坐下來,用貓身擋出出入口,一邊舔毛,一邊等待回家的機會。

我猶豫了,要不要粗魯地打斷正在講話的友人,起身幫Oreo開門?

這時,一位穿著時髦的橘衣女子上了階梯,彎身摸摸Oreo的頭。

「唉呀,你今天在耶,要進去嗎?」打完招呼後,女子俐落起身,推開門走了進去,Oreo跟在女客人的腳邊,一起回到溫暖的店內。

16807816_10202995950455202_6705230257543833817_n

樂樂咖啡店的Oreo,讓我想到電影A Street Cat Named Bob裡那隻淡定橘貓。它們都是浪浪,都要面對嚴酷的街頭生存。這樣的環境讓許多浪浪變得敏感,看到人就躲。有些則變得防禦,多了攻擊性。但Oreo跟Bob身上有一股淡定,彷彿這個世界是個遊樂場而非競技場,它們迎上前去,於是得到了食物、玩樂的地盤、還有人類情感的羈絆。

*******************

隔幾天後,我告訴我的攝影師朋友,我遇到了樂樂咖啡的店貓,而且跟她的貓兒子一樣,都叫Oreo。

「說實在的,我覺得樂樂咖啡的店貓,應該改名叫菲仕蘭。」我有感而發。

『菲仕蘭個頭,店老闆有想幫喵喵換名字嗎?』Oreo的媽吐槽我。

「我不是亂講的,樂樂咖啡的這隻黑白貓,顏色比例比較像乳牛,是唄?」我拿出手機,翻出照片,試圖證明我不是在胡謅。同時我要Oreo的媽拿出她兒子的照片做對照。

%e6%9c%aa%e5%91%bd%e5%90%8d(左圖:樂樂咖啡店貓Oreo│右圖:乳牛baby 網路圖片)

「至於妳家的Oreo,妳瞧瞧,這毛色就像穿著一件黑色風衣,只扣了一顆扣子,根本是穿了燕尾服的帥哥…應該改名叫尖頭曼,Gentleman、紳士的意思!!!妳不覺得這樣,我們就可以解決黑白貓菜市場名的危機嗎?!」

(圖片集錦│Foto 2 Photography攝影師鏡頭下的貓兒子Oreo)

我愈講愈興奮,Oreo的媽,白眼已經翻了360度。

『我建議你齁,喝咖啡、吃蛋糕、改自己的名字就好!別人的貓孩子輪不到你管~~』攝影師朋友,下了結論,對我拯救黑白貓菜市場名危機的使命感,潑下一大桶冰水。

也是,天下的Oreo都一樣可愛。我就把我這無聊的天馬行空留給我的行銷工作了!

喵~

Afra (阿發)

Afra (阿發)

Afra,朋友口中的「阿發」。AB型摩羯座,反覆無常,興趣廣泛,難以被定義,唯一不變的是對寫作跟真誠的需求。

Leave a Replay

Afra (阿發)

Afra (阿發)

Afra,朋友口中的「阿發」。AB型摩羯座,反覆無常,興趣廣泛,難以被定義,唯一不變的是對寫作跟真誠的需求。
Scroll to Top